首页>>国际

“新八级工”制度新在哪里?将给技术工人带来哪些红利

2022-05-17 23:09:42 | 来源:芥末网
小字号

教师高清在线【输-入*网,址→【haiya点tv】←选/妞】浏.览.器.打开.需.大保健.学生.品茶.上门.服务在线选M上-门.服/务中兴通讯:今日被美国政府移出黑名单

  打破成长“天花板”,提高技能“含金量”,这项事关2亿人的新制度牵动人心——

  “新八级工”制能给技术工人带来哪些红利?

  本报记者 王维砚

  增设特级技师和首席技师技术职务,补设学徒工——“新八级工”时代来了。

  近日,人社部制定出台《关于健全完善新时代技能人才职业技能等级制度的意见(试行)》,将原有的“五级”技能等级延伸为“八级”,形成由学徒工、初级工、中级工、高级工、技师、高级技师、特级技师、首席技师构成的“新八级工”职业技能等级序列,并建立与等级序列相匹配的岗位绩效工资制。

  截至2021年底,我国技能劳动者总量超过2亿人,其中,高技能人才超过6000万人。

  “新八级工”制度新在哪里?将给技术工人带来哪些红利?这项事关2亿人的新制度牵动着人们的心,也承载着对重塑工人荣光的期待。

  “新八级工”新在哪里?

  “一人当工人,养活全家人。工资比厂长还要高。”在55岁的一汽解放大连柴油机有限公司高级技师鹿新弟记忆里,从前的“八级工”受尊重、有声望,几乎是“神”一般的存在。

  20世纪50年代~80年代,“八级工”是伴随我国工资等级制度建立起来的技能等级体系。当时,按劳动复杂程度和技术熟练程度将工资分为八个等级,“八级工”不仅成了顶级工匠的代名词,也影响了几代像鹿新弟这样的青年人的职业选择。

 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陈李翔告诉记者,“八级工”制度到了后期,由于无法适应经济社会发展,不能真实反映技能水平和贡献程度,逐渐退出历史舞台。

  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,我国借鉴国际劳工组织标准,建立起初、中、高三级技能等级结构,并在高级工之上设立技师、高级技师技术职务。此后,初级工、中级工、高级工、技师、高级技师“五级工”的职业技能等级制度逐步确立,沿用至今。

  “人们把此次新出台的技能等级制度称为‘新八级’,体现出对重塑‘八级工’时代工人荣光的向往,但是在技能等级的能力内涵上,‘新八级’并不是‘老八级’的翻版。”陈李翔强调,“新八级”是在新技术环境、新工作现场中“生长”出来的、更高水平的技能评价体系。

  对于新技术、新设备对技能水平的新要求,徐州工程机械技师学院教学总监蒋炜深有感触,“只会一个工种,只会操作一种设备已经当不了好工人,需要在传统技能基础上进行升级、叠加。”

  陈李翔认为,智能制造生产设备的应用普及产生了全新的工作现场,对技术工人有了生产线系统集成、现场管理、设备装调运维等全新的技能要求,在“五级工”基础上向上延伸的特级技师、首席技师,就是为满足这种复合型技能需求而产生的新技能等级。

  成长“天花板”被打破

  事实上,工人成长发展的“梯子”早已不够高。

  2021年9月,人社部启动特级技师评聘试点工作。自中国船舶集团有限公司评出全国首批80位特级技师后,山东、江苏、福建、河南、安徽等地均评出了各地的首批特级技师。

  “金牌教练”蒋炜就是江苏省首批获评的29位特级技师之一。2004年8月23日,蒋炜进入徐州工程机械技师学院成为实训教师。2005年,他在全国首届“振兴杯”青年职业技能大赛江苏省选拔赛中获得工具钳工组第一名,因此破格获得工具钳工高级技师技能等级资格,当时他只有24岁。

  2011年,为适应新技术新要求,29岁的蒋炜考取了装配钳工高级技师。这时,手握两个高级技师证书的蒋炜在技能序列中已经“顶格”,没有了晋级空间。

  在职业发展中过早地顶到“天花板”,这也是此前高技能人才普遍面临的“成长烦恼”。据统计,30位第十五届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的平均年龄约为48岁,均为高级技师,此时他们距离退休还有十几年。

  “新八级工”制度政策出台的初衷之一,就是打破技术工人成长的“天花板”“隐形门”,畅通成长通道。

  获评特级技师后,蒋炜感到动力十足,有了更高的职业追求——除了首席技师,徐工集团还增加了“技能大师”技能等级,蒋炜一直有向上的阶梯可以攀登。

  “设立特级技师岗位,并不是简单地在技能等级阶梯上加高了一级,而是为技能人才的职业发展打开了更广阔的空间。”徐工集团工会汪晓雪介绍说,集团已经打通高技能人才和技术人才序列的横向流动通道,特级技师这样的高技能人才可以带团队、参与科研攻关,向技能工艺师、服务工程师、生产管理岗位转型,在生产一线发挥更大作用。

  待遇比肩企业高管

  “新八级工”制度施行后,当工人的“含金量”更体现在工资条上。

  汪晓雪介绍说,企业对应不同的技能等级,每月都会加发技能津贴。

  成为特级技师后,蒋炜不仅工薪待遇可以比照正高级工程师,还可以通过协议工资制、项目工作制等多种分配形式体现技能价值,“首席技师的待遇可以比肩厂长这样的企业高管。”蒋炜说。

  将工资薪酬与技能水平挂钩,实现多劳者多得、技高者多得,这也是“新八级工”制度设计的另一个初衷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在目前的企业实践中,虽然在“五级”之上加高的技能等级名称有所不同,但普遍做法均是建立“纵向分级、横向分档”的“带宽薪酬”,提升工人岗位的吸引力。

  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技能大师齐嵩宇所在的公司,在“五级工”之上增加了技能大师、高级技能大师、首席技能大师等技能职务,与之相对应将工资分为9个等级,初级工到高级工的每个层级再横向分成25档,体现工作业绩、技能水平差异。

  中国石油锦西石化分公司车工王尚典所在的企业,在“五级工”之上设立首席技师、企业技能专家、集团技能专家、集团技能大师。2021年底,王尚典被聘为集团技能专家后,待遇可以对标正处级。

  除了畅通道、提待遇,在陈李翔看来,“新八级工”制度更为深远的意义还在于,让年轻的技术工人看到向上发展的无限可能,从而吸引更多年轻人走进工厂、沉在一线。

  “设备易得、技工难求。”汪晓雪期待,在“新八级工”制度激励下,更多高技能人才脱颖而出,攀上技能金字塔塔尖,助力企业在智能制造领域实现新突破。 【编辑:李岩】


  
(责编:admin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